希望有正经圈名儿的陈醪啊.

三分钟热度一堆老墙头的半瓶子醋虽然叫阿阶但还是很想叫陈醪的善变的女人.

【双北】迷之大学梗

我还是想开坑x
呆在坑底qnq
关于他俩的大学时光吧,关于何老师的,一直觉得太真实了啊。

从北大到北外的距离简直是最长的距离了,那时候的撒贝宁如是想。
自己与何炅的相遇极其之偶然。就何炅干兼职的时候,在中央电视台门口,本子连带笔啪地掉地,撒贝宁路过帮他捡了一下。
本应该就这样结束的,可是巧就巧在自己看到了散落的资料,极其突兀地劈头就是一句“你是北外的?”
“啊”那人接过撒贝宁手中的东西,显然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一会儿才简短地回答“是”
何炅连谢谢都没来得及说,撒贝宁便点头致意转身离开了。
想想自己的兼职是否受了何炅的影响,撒贝宁现在还不知道。明明大学生活丰富多彩的他,干嘛还忙里偷闲般找了个北外附近的小商店打工。
后来也就频频在马路旁边看到何炅,他有时候会到自己所在的商铺买点什么,本子啊笔啊花花绿绿的便利贴纸啊。还有时候会给室友捎些零食去,每当这个时候,撒贝宁就会心照不宣地调侃一句“咋的,又被当驴使唤啦?”
何炅懒得和他犟,大多都是白他一眼,付钱走人。
理所应当的就成了朋友,用何炅的话说,是“可以完全不用对他客气”的朋友。
撒贝宁后来才知道,何炅对于别人不是这样的。这样的熟悉感,是其他与何炅相处的人察觉不到的。
见得再多点了,撒贝宁就请何炅吃饭。第一次请就点了碗儿牛肉面,谁知道何炅连香菜也不要,让提前把面点好的自己哼哧哼哧吃了两碗。
风扇吱呀呀地转着,撒贝宁不停揩着脑门儿上的汗。
何炅就捧着碗新面含笑看他,撒贝宁气得直敲何炅的脑袋。
“你笑个屁!你别忘了你这碗也是花我的钱!”
何炅无奈地望着自己的清汤面,算是默许。
何炅会带着撒贝宁参观自己的学校,北外很美,撒贝宁咔嚓咔嚓地给何炅拍了好多照片,穿着那样破了吧唧的马甲,当时是当笑料看的,后来就越看越顺眼。现在撒贝宁看看觉得这个毛头小子还真好看,自己年轻的时候的确是不懂欣赏。
去何炅宿舍参观的时候也是,一切都是意想不到的美好:整齐的床铺,写字台上的台式电脑,墙上的便利贴,床头柜上摆着的台历,上面是勾勾画画的斑驳字迹——“今天炅值日!”“那个教授的课是九点的,不是十九点的!”“你袜子别扔地下啊,早上起床差点穿错了”
何炅看着笑,撒贝宁也笑。
撒贝宁觉得何炅笑得很好看,眸子里都是星子,好像烫得要命。正好何炅是极喜欢笑的,撒贝宁跟何炅的相处之中也觉得赏心悦目,自然心生愉快。
何炅跟他谈起自己的大学生活,撒贝宁却很少提起自己。何炅不善于交流,但他善于表达,这一点撒贝宁很清楚。他知道何炅正面临着慌乱和迷茫,这种迷茫至少撒贝宁是没怎么尝过的。自己十几年的生活过得像散仙儿一般悠游自得,连进入大学都一马平川般顺利,还真体会不到迷惘和愁苦滋味。
可何炅不一样,疲于奔命太久,阿拉伯语学业繁重,他又担负数职在身,甚至有时还要去外地出差,连自己都害怕他哪天会崩溃掉。
可是何炅没有,再辛苦的学习也都是一笔带过。他说起自己的同学们对他多好多好,自己的父亲啥时候给他买了部手机,就是在撒贝宁问起他最近的状态,只是“挺好的”罢了。
这样年轻的何炅和撒贝宁。何炅是那个不知何去何从却孤独地忙乱着的何炅,撒贝宁也是那个十项全能,涉猎多项活动的撒贝宁。那时候撒贝宁还喜欢打上条带灰的红条领带,何炅喜欢穿着并不讲究的衬衫,扣子一颗一颗地系好,总是互相调侃彼此的身高,想必这就是在撒贝宁记忆中,他们最初的样子了。
掐着掐着架,撒贝宁有时候就一阵恍惚,那天不知道怎么想起毕业开始倒计时,迷迷糊糊地就表了个白。
一点都不紧张,好像知道结局一般,何炅答应了。
后来想想表述自己的心意这纠结那纠结的都是屁话,至少他俩顺水推舟般地成了嘛。
恋爱的时候,撒贝宁大晚上会扒着北外大门栏杆痴痴望着熄灯的教学楼。何炅对于住宿是很安分的,一到这个时间绝不会踏出宿舍半步,夜不归宿也更是没见过。撒贝宁那时候真是恨透了这股安分劲,谁让苦的是他自己而不是何炅呢。
回到学校又得是一大摞任务,其实都是形形色色的活动,各类演讲辩论撒贝宁也不想管了,脑海里就细细描摹何炅的样子。脸的轮廓呀,眉眼呀,总是翘起的嘴唇呀,有些时候乱糟糟的头发呀。还有很多时候,何炅吃饭的时候,看书的时候,写作的时候,播报的时候,睡着的时候,微笑的时候,也都过了不知多少遍。有时候疲惫得很了,何炅的脸庞就隐隐地钻出来,就和在自己对面一样,支持着他继续下去。
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学着何炅不吃香菜了,这简直是个坏习惯啊,撒贝宁无奈地想。
后来就毕业了嘛,戴着学士帽的撒贝宁呼呼呼地飞奔着,期望北外的毕业典礼能再慢点儿,也就看到了站在主席台上的何炅。明明四周满满当当都是人,何炅就像一个发光体,紧紧把撒贝宁的视线锁住了。
何炅灿烂地和每个同学告别,却在转过身面对撒贝宁的那一刻湿了眼眶。
何炅还是没多说什么,他把自己唯一的软弱都交付给了撒贝宁。
“他们都很照顾我的。”
“嗯,我知道。”
没等何炅回话,撒贝宁立马问“所以真的打算去当老师了?”
“校方那边已经在邀请我了,我不想辜负他们。”
“好吧,何老师。”撒贝宁捋了下何炅额前的乱发。
“你也一定要顺利。”
“你看我,在你毕业的时候才进中央,是不是太晚了?”
“得了吧,看你得意的。”何炅推了推撒贝宁的肩膀。
我们不会分开的。撒贝宁生生把到嘴边儿的话咽下去。

夏天像不停冒着泡的汽水,带来一丝酷热的躁动。撒贝宁知道湖南卫视的新主持人名叫何炅,毕业于北京外语学院,之前当阿拉伯语老师。
他曾经有个爱人,叫撒贝宁。

我也不知道我写的啥_(:з」∠)_
通宵高产x

评论(1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