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有正经圈名儿的陈醪啊.

三分钟热度一堆老墙头的半瓶子醋虽然叫阿阶但还是很想叫陈醪的善变的女人.

深夜书店


狙的是山东卷,经历过假题目后的真题目。
非常ooc了 这个点不早不晚的发出来也挺突兀的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写的 所有的思路一起涌出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特别废。
非常渣
这可能是真·深夜书店。

深夜书店

撒贝宁听说这个书店已经很久了。
他把书房的何炅唤来,指着书上的文字一字一顿地说要去看看。
何炅就答应了,嘴唇还是一直上翘着。似乎只要是撒贝宁说过的,何炅就从来不会拒绝。
撒贝宁太想寻求些安稳了啊,那样偏僻坐落着的书店,对于他来说太理想不过。
何炅的半个身子压在撒贝宁的后背上,撒贝宁的眉头舒展了一些,右手手指摩挲着光滑的纸页,嘴角也似何炅似的翘起来了。

5.18  6:00
“困吗?”何炅侧过头问撒贝宁。
“不困。”撒贝宁的头转向窗外,痴痴地望着还未完全消逝的夜色。
何炅将撒贝宁搂紧了些。
车子一路颠簸,书店亮着的光熄灭了。

5.18  4:00
书店的人渐渐多起来,总有些勤劳的人会在这样的时间起床,迎着凌晨四点的暮色辛苦研读。
何炅指着来来往往的人,眼睛却是看着撒贝宁的。
“我上学的时候一般就这个点儿起床,虽然疲于奔命了些,但至少很充实。”
撒贝宁点头,这里真的像个栖身之所,包容着那些孤独又疲惫的灵魂。咖啡有些放凉,撒贝宁干脆一饮而尽,继而轻轻往自己手上哈了口白气。
好看的烟雾升腾起来,何炅把撒贝宁的围巾裹好。

5.18   2:00
何炅出门给撒贝宁买了杯咖啡放在桌上。
纸质咖啡杯中的液体摇晃着,升腾了大团的烟雾。何炅有点怕撒贝宁一直硬撑,不过看起来对面的人似乎毫无睡意。
认真翻阅的撒贝宁很少发出什么别的声音。他的嘴唇有些干裂,露出不大自然的白,唇角略微发皱,失去了极优美的轮廓,这让何炅看着揪心。
呸,看书。何炅定了定神。
看什么撒贝宁。

5.18  0:00
撒贝宁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正好是夜晚十二点。
撒贝宁也知道何炅淡淡地瞥了下手机屏幕。
生活中的何炅并不是像镜头前那样很爱笑,至少跟他相处起来像品白开水般温凉。偶尔甜丝丝的带些乐趣,至少是不感到烦腻的感觉。
撒贝宁找了个位子坐好,凳子都是木质的,纹理极其清晰,透出薄薄的米黄色来,倒不像个书店了。
挑了本东野圭吾的《白夜行》,他记得是何炅是了解的,他和自己作为节目里的共犯联手获胜,还多亏了这本儿书。
何炅找了书推开撒贝宁旁边的凳子,声音微不可查。
撒贝宁知道,坐在凳子上的何炅,手里是本一模一样的《白夜行》。

5.17  23:50
“到了。”
何炅熄了火,把车子停远了些。
跟书里描写的一样,没有什么七彩的霓虹照耀,仅仅是微弱的灯光摇晃着,却把整个店面点缀的明亮无比。
还有很多人在这里,大部分是无所事事的大学生和流浪汉,自己和何炅这对结伴而来的,却是有些突兀了。
何炅与撒贝宁不约而同的隔开几步,走向这灯光的中心。

5.17  23:20
撒贝宁裹好外套,系上了围巾。
依然是何炅温柔地帮他戴好帽子,谁都没有说话。
“你会冷吗?”
“冷倒是不会的。”何炅皱着眉头想了想。
撒贝宁关好了房间的灯,何炅把口罩两边的环绕在他的耳朵上。
路灯亮着就像星星一样,何炅眯起眼,打出的光圈是模糊不清的一团。
撒贝宁系好安全带,何炅轻轻握住撒贝宁的手。





评论(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