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有正经圈名儿的陈醪啊.

三分钟热度一堆老墙头的半瓶子醋虽然叫阿阶但还是很想叫陈醪的善变的女人.

wodema你们居然没发现这个大bug???
我没发完啊没发完!!!我可能是个傻子???
接上x各位没看过的可以去看一开始发的那段?

撒班主太长时间不听何二月唱昆曲,可现在想来他的功夫还未曾忘记半点儿,倒是琢磨得更加通透了。这样的何二月,也终是凭着京剧扬名立万。
        撒班主心里愁苦,却无可奈何。后台有备好的花田春酒,很均匀地盛在每个碗碟中,撒班主用两根手指沾了些,再用舌头细细舔净。他是极少喝酒的,哪怕远近闻名的花田酒坊离这儿不远,撒班主除了人情世事,还未踏入半步。可如今在徒弟悲切婉转的歌声里,撒班主破了例。
        他还能回忆起自己不舍得让小二月罚跪,他却目光坚定地在撒班主面前跪了整整一时辰,任凭撒班主怎么规劝也不愿起身。
        后来何二月就因为这一跪患了顽疾。小小的二月虚弱地躺在床上,脸色惨白,嘴唇轻颤,睫毛抖落一地阳光。他奶声奶气地呼唤着“师傅”的时候,撒班主便是内心动容了。
        一曲唱毕,何二月款款下台,算是把撒班主拉回现实。马上便是游园惊梦,撒班主避免了两人的眼神交汇,匆匆赶去了后台。
      大徒弟从台上下来,轻瞥了何二月一眼,顺便点头致意,也就去了后台给撒班主化妆打扮。何二月倒是不着急,就在观众们散去后出了门,去当年自己所在的屋子逛了一逛。
        门没有锁,何二月便缓缓推开。屋里很干净,一尘不染的,显然是被撒班主精心打理过。何二月驾轻就熟地穿过桌椅,坐到床头,打开手边柜子的夹层,再用手探入,一翻手心,抠下一个隐蔽的匣子。
        何二月小心翼翼地打开,将里面薄薄的帕绢拿出。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落款是何二月,绢子的最末印着几朵梅花儿。何二月轻轻攥住,想着这份心意,撒班主一生都无法发现了。
         何二月苦笑一声,把手绢攥在手心,再将小盒轻轻推回原处。又从内兜里拿了什么东西——是一封信。
        这封信一直被他放得妥帖,结尾的“撒班主”又是格外刺他的眼。
        “从今往后,你我曲终人散。”何二月轻轻念出了声音。指尖儿有些颤抖,泛着微微的白。
        无论是何种的怯懦,都该结束了。
        何二月绝决地转身离开,像昨日躲避着撒班主一般,再没有回头看一眼。
        何二月赶会后台,撒班主正刚换好衣服,化好了淡妆,样子虽不明媚耀眼,但在何二月看来,简直是摄人心魄的美——他离开这已经太多年了,师傅的容貌和身段儿却依依不舍着不肯忘记,这样的师傅真是好看得紧。
        何二月小心翼翼地别过头去,这样的割舍实在是令人痛不欲生。
        直到上台前,何二月都没再看撒班主一眼。就在何二月刚刚迈步上台这一刻,听到了撒班主的声音——
        “我原本不相信,可时间真把你催生得如此无情?”
        何二月没有答话。
        我的师傅啊,你能不能别在我心中留下一星半点儿的希望?
        台上的游园惊梦,唱得声声断肠。撒班主和何二月,一个坚守昆曲,一个远离昆曲,却能把这首曲子演绎得淋漓尽致。
        何二月眉目间流露出一种悲伤来,明明是该四目相对的时候,何二月也很巧妙地躲开了。
        曲终人散。

第一次剪视频的时候也是这样!!软件闪退到绝望_(:з」∠)_闪退的时候简直忍不住就哭了233333感觉心血啊都是!!!然后然后发现自动保存???哇的一声笑出来.

阿罅:

太闲了,不知道我东西没写完哪里有这么休闲的心思(ノಥ益ಥ)


和你们分享一下今天下午肝稿子,几千个字吧_(:з」∠)突然电脑死机了,尴尬的是电脑打字我没有保存的习惯


然后我觉得我的绝望都要溢出屏幕了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真的好着急啊,虽然便秘一样憋的东西干巴巴的,但是就是好难过哦
妈的紧张到哭出声(。)


然后大概一个小时过去了,面如死灰心脏爆痛的我强制关了电脑


抱着必死的觉悟重启电脑,结果发现word有自动保存……妈的,太感动了,感动的我赶紧给word点了个99赞


然后把文档保存了一百遍
现在养成了写一个字就保存一下的傻逼习惯……
(你)

· 烂尾预警
· 双北的话我个人非常低产而且极为ooc 开不了长坑
· 贴吧已经发一遍了
· 文是很渣的
· 最喜欢双北的时候其实已经过去了 以后不会再怎么特激动地花痴 只是静静地透明萌 所以各位可以取关 也不要关注了各位




        何二月终究是回来了,一身鹅黄外袍似是当年师傅为自己量身定做。
        何二月来京多年,却很少将此袍脱下过。看着水袖缀着几簇红梅,总归是掩着面痴痴地笑出来。
        何二月还是能想起撒班主,文质彬彬的书生样子唱的却是昆曲,咿咿呀呀的就这么耗光了他的一生。
        何二月有些庆幸早年拜他为师,不然真看不见他那风华正茂的样子,也没法种下一段终生无法了结的情。
        此次前来却是正忤逆了自己的心思,他的撒家班也终要改名换姓,归于自己门下。何二月从水袖中掏出精致的帕子,掩着面咳嗽了几声——这江南的天倒是好生恼人,偏偏第一日就染上了风寒。
        何二月绕过舞台,掀开门帘,看着满目的钗头凤,花枝招展,晃得人睁不开眼。
        这是我何二月的了,这里的一切,包括回忆,都是我何二月的了。
        “二月。”
        何二月身形一滞,他怎会不知道声音的源头?便挺了挺后背,慢条斯理地转过身子——这应该是十几年来第一次见面,何二月还是恰当地收住了目光。
        时光好像并未在撒班主的脸上留下一星半点的痕迹,眉宇间还是那样英气逼人,棱角倒是更为分明,金丝圆框眼镜映出了好看的眉眼,带有三分寒意地盯着自己。像当年自己做错了事,他也是目光灼灼,令人害怕。
        何二月本以为自己无畏,独身在京这么多年,名分钱财应有尽有,戏迷数之不尽,倒也未曾怕过什么。但如今这样的目光,真是让他不寒而栗。
        毕竟是自己抛弃昆曲,背叛在先。
        那是自己心心念念不蔓不枝的人影啊,眸子里终究还是有一丝柔和,他轻唤着何二月过来。
        “你真是没变。”何二月想着撒班主最终也只是说出这一句,本想寒暄却不由自主地说出“哪能啊,我不是当年的我,你亦不是当年的你。”
        “你的嘴倒是越来越毒了。”未曾想撒班主安之若素地接了招,这让何二月恨透了自己打拼辗转过后留下的圆滑老辣。
        撒班主见何二月一声不吭,便也就坐下自顾自地化妆打扮。
        “《游园惊梦》前还有几场呢,撒班主不必着急。”
        “也好。”撒班主的手止在半空。
        撒班主站起身,似是欲言又止。何二月就这么斜睨着他,满目的高傲,其实心却早已卑贱入尘埃。
        何二月奢望撒班主能看自己一眼,可是他却只留下一个决绝的背影——“从今以后,天下就是你的了。”
        何二月心里知道,自己有贪欲。天下他固然要得,却仍渴望着得到撒班主继续宠爱。可是那都是痴心妄想,从撒班主苦求自己不要离开的时候,就早应该断了。

        大徒弟扫起了院子,一下一下,发出沙沙的好听声音。
        他知道何二月的与众不同,戏子是很难抬起头来的,他却能仅靠唱功和身段打下自己的天地。
        可惜他早早离开师傅,却是终究谋得了不错的出路。
        大徒弟心疼师傅,却也不反感何二月。这样的傲气,何二月配得上。
        江南的烟雨总是来得很不及时,何二月在屋子里都怕花了自己的妆。
        听众们满满当当地挤在大堂,当伴奏的声音响起,何二月便款款而出。撒班主留心地听着外面的动静,自从这个徒儿进京,自己就没听过他一场戏。如今他可算是唱了昆曲,不知道这久违的调子他可否习惯。
      不过他说是变了,实际上真没怎么变。眉眼间还柔光满满,却生得刚毅,是铁骨铮铮的男儿模样。这样的娇俏人儿唱着旦角,每个动作都颇有味道。
        撒班主承认自己对何二月无法割舍的感情,小时的谆谆教导再到离开前的促膝长谈,何二月是他所收下的第一个徒弟,也是第一个把撒家班的牌匾踩在脚下的徒弟。

这个tag真的忽然火了…好方x不过老地雷真好看

Suang-歪歪:

裴纶,名字很好听还特别爱吃的大人😘

随便的tag有点占
抱歉

看完跨界歌王真的控制不住麒麟臂!!
all赫魂又燃烧起来的我有萌勋赫的???!!!
卧槽还有我继科er和赫赫qaq
大勋太可爱了啊啊啊啊疯狂打call
民谣狗的胜利_(:з」∠)_
卧槽我赫赫真是又暖又戳!!!实力吹吹【呸.
还有继科er终于不穿小蓝鞋23333

我的老天真是太太太可爱了qnq

闹闹撒:

第三期的双北糖还是real多的
何侦探全程调戏二等车厢的撒乘客
搜身变“英雄救美”神马的 后期加鸡腿
何氏独门抚慰法“撩下巴” 可以再爱一万年
演播室手拖手闪瞎眼 四十五岁梗笑劈叉
花絮里陪阿拉蕾玩 温柔的炅哥哥和犯病的撒蜀黍
我撒那句“你再长大点就会很迷恋我”简直凑表碾
你何那句“他是个特别好的叔叔”完全没说服力😂

Ps:
听说最新一期我大nznd要回归?!
啊啊啊得赶紧补完第四期一身轻的迎接
毕竟当初是因为微笑x美男才一头栽进双北坑😭

【明星大侦探】【全员向】大笑江湖 UP主: 整天盼着新墙头发糖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566994
你们可能完全没办法把lof上的我b站上的我微博上的我贴吧上的我对起来吧w

试着玩

深夜书店


狙的是山东卷,经历过假题目后的真题目。
非常ooc了 这个点不早不晚的发出来也挺突兀的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写的 所有的思路一起涌出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特别废。
非常渣
这可能是真·深夜书店。

深夜书店

撒贝宁听说这个书店已经很久了。
他把书房的何炅唤来,指着书上的文字一字一顿地说要去看看。
何炅就答应了,嘴唇还是一直上翘着。似乎只要是撒贝宁说过的,何炅就从来不会拒绝。
撒贝宁太想寻求些安稳了啊,那样偏僻坐落着的书店,对于他来说太理想不过。
何炅的半个身子压在撒贝宁的后背上,撒贝宁的眉头舒展了一些,右手手指摩挲着光滑的纸页,嘴角也似何炅似的翘起来了。

5.18  6:00
“困吗?”何炅侧过头问撒贝宁。
“不困。”撒贝宁的头转向窗外,痴痴地望着还未完全消逝的夜色。
何炅将撒贝宁搂紧了些。
车子一路颠簸,书店亮着的光熄灭了。

5.18  4:00
书店的人渐渐多起来,总有些勤劳的人会在这样的时间起床,迎着凌晨四点的暮色辛苦研读。
何炅指着来来往往的人,眼睛却是看着撒贝宁的。
“我上学的时候一般就这个点儿起床,虽然疲于奔命了些,但至少很充实。”
撒贝宁点头,这里真的像个栖身之所,包容着那些孤独又疲惫的灵魂。咖啡有些放凉,撒贝宁干脆一饮而尽,继而轻轻往自己手上哈了口白气。
好看的烟雾升腾起来,何炅把撒贝宁的围巾裹好。

5.18   2:00
何炅出门给撒贝宁买了杯咖啡放在桌上。
纸质咖啡杯中的液体摇晃着,升腾了大团的烟雾。何炅有点怕撒贝宁一直硬撑,不过看起来对面的人似乎毫无睡意。
认真翻阅的撒贝宁很少发出什么别的声音。他的嘴唇有些干裂,露出不大自然的白,唇角略微发皱,失去了极优美的轮廓,这让何炅看着揪心。
呸,看书。何炅定了定神。
看什么撒贝宁。

5.18  0:00
撒贝宁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正好是夜晚十二点。
撒贝宁也知道何炅淡淡地瞥了下手机屏幕。
生活中的何炅并不是像镜头前那样很爱笑,至少跟他相处起来像品白开水般温凉。偶尔甜丝丝的带些乐趣,至少是不感到烦腻的感觉。
撒贝宁找了个位子坐好,凳子都是木质的,纹理极其清晰,透出薄薄的米黄色来,倒不像个书店了。
挑了本东野圭吾的《白夜行》,他记得是何炅是了解的,他和自己作为节目里的共犯联手获胜,还多亏了这本儿书。
何炅找了书推开撒贝宁旁边的凳子,声音微不可查。
撒贝宁知道,坐在凳子上的何炅,手里是本一模一样的《白夜行》。

5.17  23:50
“到了。”
何炅熄了火,把车子停远了些。
跟书里描写的一样,没有什么七彩的霓虹照耀,仅仅是微弱的灯光摇晃着,却把整个店面点缀的明亮无比。
还有很多人在这里,大部分是无所事事的大学生和流浪汉,自己和何炅这对结伴而来的,却是有些突兀了。
何炅与撒贝宁不约而同的隔开几步,走向这灯光的中心。

5.17  23:20
撒贝宁裹好外套,系上了围巾。
依然是何炅温柔地帮他戴好帽子,谁都没有说话。
“你会冷吗?”
“冷倒是不会的。”何炅皱着眉头想了想。
撒贝宁关好了房间的灯,何炅把口罩两边的环绕在他的耳朵上。
路灯亮着就像星星一样,何炅眯起眼,打出的光圈是模糊不清的一团。
撒贝宁系好安全带,何炅轻轻握住撒贝宁的手。





山东卷 狙得真好哈哈哈哈x

木砾:

只想问我为什么要狙重庆卷
重庆卷就是全国卷啊
全国卷什么鬼啊怎么这么难的
(´╥ω╥`)哭唧唧

@有一条小鲟鱼 江苏卷!来!
@马甲君 山东卷!雷渤磊渤徐黄水仙!来!
@窗外有个猫头 山东卷!双黄!来!

@隐者 你的虫铁!虽然没我什么事但是替你圈催你2333
@躺倒之鸠。 全国卷!我都是全国卷你不能换题!你家的CP!还有我的80059!你要负责的!

好的我的导渤我躺平了全国卷太难了…
各位太太到你们交卷的时候了

打两个确定了CP的tag,双黄的可以去催文了,其他的先去催CP( •̥́ ˍ •̀ू )